• <input id="guc6k"></input>
  • <object id="guc6k"><sup id="guc6k"></sup></object><input id="guc6k"></input>
    <object id="guc6k"><label id="guc6k"></label></object>
  • <input id="guc6k"><samp id="guc6k"></samp></input>
  • ×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挖貝網> 新三板> 詳情

    種子行業盤點:隆平高科占據半壁江山 大豆何時也能有上市公司

    2019/2/26 18:05:45      挖貝網 牛牛金融

    2月19日,新華社受權全文發布了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這也是新世紀以來第16個聚焦“三農”的一號文件。作為農業中核心行業,種子行業應該引起投資者們足夠的重視,牛牛金融研究中心為您帶來A股種子行業上市公司分析,帶您看看哪些是真龍頭,哪些或許只是概念。

    申萬行業分類中,種子行業共有8家上市公司,這8家公司2017年度營業收入總和為114.49億元,凈利潤總和為7.94億元。按這些公司業務中包含的種子情況來看,A股上市公司主要生產水稻、玉米和小麥種子,在一號文件中提及到的“大豆振興計劃”在A股中卻并未發現相應的上市公司。

    隆平高科占據半壁江山 并無大豆種子上市公司

    從這8家公司種子業務帶來的營收來看,隆平高科屬于毫無疑問的老大,該公司2018年中報種子產品帶來的營收共計12.8億元,這相當于其他7家公司種子業務收入的總和,而排名第二的農發種業營收僅為6.03億元,相當于隆平高科的一半,排名第三的登海種業收入規模僅2.92億元,8家種子類上市公司營業收入情況如下所示:

    1.jpg

    從毛利率來看,8家公司種子業務的毛利率分布情況如下所示:

    2.jpg

    對這些公司不同類別種子的收入進行分析后發現,A股上市公子中經營的種子品類主要為水稻、玉米和小麥種子,并無大豆種子,三類種子的代表企業分別為隆平高科、登海種業和農發種業,而隆平高科和登海種業兩家企業的帶頭人分別為袁隆平和李登海,帶有明顯的個人印記,農發種業的控股股東為中國農墾(集團)總公司,實際控制人為國務院國資委。

    雜交水稻種子市場空間由四要素決定:水稻種植面積、畝均用種量、雜交稻商品化率以及雜交稻種均價。耕地資源的有限性決定了種植面積相對穩定,雜交水稻種子商品化率是影響全球雜交水稻種子市場空間的重要變量。國水稻種植面積4.53億畝,雜交稻種推廣率約50%左右,按照35元/kg的市場均價,畝均用種量1.05kg計算,我國水稻種子市場空間約為83億元,同理可以推知我國玉米(2017 年玉米種植面積 53167.8 萬畝)和小麥種子(3.60億畝)市場空間分別約為287億元和60億元。

    3.jpg

    這些公司中,隆平高科在水稻種子業務方面處于絕對的霸主地位,根據“中商情報網”發布的《中國水稻種子行業市場深度分析報告》(2015—2020 年)公布的數據:2016 年,我國雜交水稻總的 市場規模約為207億元,而四家以雜交水稻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隆平高科(000998)、豐樂種業(000713)、神農基因(300189)和荃銀高科(300087),2016 年種子類營業收入合計為 23.53 億元,僅占當年市場總體規模的 11.37%。

    這幾家公司中,豐樂種業種子業務收入規模和毛利率持續走低,如下圖所示:

    4.jpg

    此外,該公司種子業務收入占比僅約1成,而農藥化肥收入占比卻高達64.89%,作為第一家上市的種子類上市公子,豐樂種業或許離更改公司簡稱只差最后一步了。

    荃銀高科的水稻業務收入(占比約8成)僅次于隆平高科,與農發種業相近,2015-2017年間發展速度較快,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情況如下所示:

    5.jpg

    需要注意的是,該公司2018年度以來,營業收入持續下滑,三季報更是顯示凈利潤虧損4045.09萬,公司解釋主要是因為研發支出同比增加,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公司的毛利率從2017年的42.23%下降至僅35.60%下滑明顯,而收入也是連續多季度下滑,而水稻行業龍頭隆平高科的凈利潤也有所下滑,但營業收入卻在一季度下滑后,二三季度都實現正向增長,且毛利率并未下滑,行業龍頭對荃銀高科或許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壓制,畢竟中國大部分人都是聽著袁隆平院士的故事長大的,品牌認同感更深。

    神農基因主要銷售雜交水稻,但從體量上來看,與行業龍頭相比存在感實在太低,2016年2 月,公司投資設立的子公司深圳惟谷供應鏈開始運營,主要從事大宗商品、電子元件等供應鏈服務,業務范圍包括糧食、銀制品、電解銅、煤、鋯英砂、鋁錠、 化工原料及塑膠品等銷售及咨詢費收入。

    公司扣非凈利潤已經連續四年虧損且并無好轉趨勢,雖然2017年年報顯示,神農基因通過自主水稻生物育制種技術的突破與應用,使公司的主營業務由原來的雜交水稻種子供應商轉變為生物育制種技術的服務商,通過專利技術服務、農 作物品種改良和培育全新大品種等方式,占領種業產業鏈的最頂端,從而跳出原 有的同質化競爭市場,為國內外的種業企業提供育制種技術服務。

    6.jpg

    然而,神農基因2017年度末研發人員僅64人,而隆平高科研發人員高達409人,研發投入上也僅相當于隆平高科的十分之一,指望短期內彎道超車實在希望渺茫。

    在玉米種子方面,登海種業是行業標桿,公司靈魂人物李登海研究員被稱為“中國緊湊型雜交玉米之父”,公司歷經40多年持續不間斷地玉米育種研發創新和高產攻關,完成了以掖單2號、掖單6號、掖單13號、登海661與登海605、登海618為代表的5代玉米雜交種的進步性替代,引領著中國雜交玉米的發展方向,品種儲備更加完善,高產品種的再升級能力顯著增強。2017年度,登海種業自主選育的18個玉米新品種通過國審,審定品種位居35個綠色通道試驗單位的首位,占比16%。

    登海種業面臨的風險或許主要有以下方面,一、受國家取消玉米臨時收儲制度以及國家實施種植業結構調整政策持續影響,2017 年國內玉米制種面積和總產大幅調減,據資料顯示,2017 年玉米種植面積 53167.8 萬畝,比去年下降 1971.8 萬畝,降幅 3.58%,2017 年全國雜交玉米制種收獲面積 293 萬畝,同比 減少 28.54%,為近 15 年的最低水平;二、隆平高科和萬向德農玉米種子營收正在逐漸逼近登海種業,尤其是隆平高科在研發人員及研發支出方面的優勢或許對于登海種業此后發展是不小的挑戰,2017年度隆平高科11個玉米新品種通過國家審定,占當期通過國家審定玉米新品種總數的6.38%,同比增長450%,同期登海種業國審玉米種子數量為18個,萬向德農僅3個。

    研發團隊及支出行業領跑 隆平高科儲備項目豐富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使用研發人員數量及每年的研發支出對8家種子類上市公司進行對比分析。從研發人員來看,隆平高科的研發人員數量高達409人,而研發人員數量最少的萬向德農卻僅有28人;從研發支出來看,隆平高科的研發支出最高,達32339.03萬元,萬向德農的研發支出最低,僅1356.81萬元;從研發支出占收入比例來看,隆平高科最高達10.14%,農發種業最低僅1.46%;而從研發支出資本化比例而言,萬向德農和敦煌種業均沒有進行資本化處理,而隆平高科資本化比例高達84.41%,具體如下所示:

    7.jpg

    8.jpg 

    隆平高科咋研發支出上的豪氣使得其研發能力持續領先,統計數據顯示,2007-2015年,公司商業化育種體系共自主選育出135個通過審定的雜交水稻品種,其中113個通過省 級以上審定,19個通過國家審定,而2017年度該公司則有61 個水稻新品種通過國家審定,占當期通過國家審定水稻新品種總數的34.3%,同比增長 238.9%;43個水稻新品種通過省級審定。11個玉米新品種通過國家審定,占當期通過國家審 定玉米新品種總數的6.38%,一年時間過審量相當于此前八年過審量的一半。

    對于種子類上市公司而言,儲備的種子項目將是此后業績增長的動力,牛牛金融研究中心對8家上市公司2017年度過審種子情況統計如下所示:

    9.jpg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